意大利葡萄酒有什么特点?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北意大利产区,由内比奥罗酿成的葡萄酒,颜色深黑,单宁浓重、芳香复合、风味富有层次,耐存放、陈酿后口感圆润,是世界公认的佳酿。阿斯蒂(Asti)产区出产的起泡酒由白麝香酿制而成,是除法国香槟区以外最好的起泡酒产区

  在中意大利产区,以康帝(Chianti)产区为代表的葡萄酒口感清淡、容易上口、适合新鲜时饮用,而古典康帝则颜色较深、单宁强劲,香气丰富细致,口感厚重,陈酿增值潜力较高

  在南意大利产区,葡萄酒比其他地方葡萄酒更加浓烈,酒精度较高,暂无知名的葡萄酒

  意大利酒的综合感觉,口感复杂 贵族气息还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是酸度高,这与意大利人的饮食习惯有关

  展开全部意大利是世界上最早酿制葡萄酒的国家,几乎全国各地都种植有葡萄树。我们现在优雅美好的葡萄酒文化就起源于这个拥有悠久葡萄种植历史的国家。

  意大利葡萄酒历史悠久,超过4000年。据说当年只要是凯撒大帝征服的土地,那片土地就会有葡萄树出现。

  意大利目前是世界上第二大葡萄酒生产国,仅次于法国。尽管意大利葡萄酒大量出口至世界各地,但是作为一个地中海国家,其居民的日常生活就离不开葡萄酒,因此意大利也是葡萄酒消费的第一大国。

  葡萄酒的产量如此之大,为规范提升葡萄酒业的有效管理,意大利于1963年制定了一套与法国AOC制度相近的分级方案,将本国葡萄酒分为日常餐酒(VDT)、地区餐酒(IGT)、法定产区葡萄酒(DOC)和优秀产区葡萄酒(DOCG)。其中地区餐酒(IGT)这个级别是1992年新添加的,这个等级的葡萄酒被认为比一般的日常餐酒质量要好。

  展开全部中国葡萄酒发展史:我国是葡萄属植物的起源中心之一。原产于我国的葡萄属植物约有30多种。例如分布在我国东北,北部及中部的山葡萄,产于中部和南部的刺葡萄等等,都是野葡萄。

  纵观汉武帝时期至清末民国初的2000多年,中国的葡萄酒产业经历了从创建,发展到繁荣的不同阶段,其中,有过繁荣和鼎盛,也有过低潮和没落,与之相随而行的是缠绵不断,流传至今的灿烂的中国葡萄酒文化。它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中华的民族文化,并成为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真实地记载和再现了中国葡萄与葡萄酒产业的发展历程,同时也有力地促进了我国葡萄酒业----传统民族产业的繁荣。

  从汉武帝建元年间张骞从西域引进欧亚种葡萄,到清末民国初的两千多年,我国的葡萄酒业和葡萄酒文化的发展大致上经历了以下五个主要的阶段:

  汉武帝时期:葡萄酒业的开始和发展;魏晋南北朝时期:葡萄酒业的恢复,发展与葡萄酒文化的兴起;唐太宗和盛唐时期:灿烂的葡萄酒文化;元世祖时期至元朝末期:葡萄酒业和葡萄酒文化的鼎盛时期;清末民国初期:葡萄酒业的转折期。

  法国葡萄酒发展史:公元一世纪,克尔克战争的移民来到波尔多,种下了波尔多历史上的第一棵葡萄。他们根据波尔多的气候特点选择了一种叫波尔多葡萄酒史 Biturica的葡萄,这种葡萄相对比较耐寒,非常适合波尔多的气候和土壤条件。也许现在知道这个品种的人并不多,但它的确是赤霞珠(Cabernets)等品种的祖先。

  十二世纪,葡萄酒商业口岸的诞生 ,1152年,阿基坦大区(Aquitaine)(包括波尔多在内的法国西南部地区)的女公爵Aliénor与HenriPLANTAGENET结婚,Henri成为后来的英国国王。因此波尔多与英国的商业往来非常密切:英国人运来食物,纺织品和金属,然后把葡萄酒拉回伦敦。

  由于加仑河横穿波尔多后直插大西洋,这使波尔多拥有了得天独厚的运输条件。大量的英国商船来往于英国和波尔多,使波尔多成为一个繁华的运输港口。频繁的商业往来极大的刺激了葡萄酒的发展。

  十七世纪:荷兰对波尔多的影响。17世纪,波尔多迎来了一些新的客户:荷兰人,汉莎联盟的商人和布列塔尼人。他们购买大量的葡萄酒,然后在仓库中全部蒸馏。酒庄为了满足这些客户的需要,增大了葡萄酒的生产量。波尔多也因此开创了葡萄酒商业的新纪元。

  十八世纪,美洲新大陆的发现大大促进了波尔多葡萄酒的发展。通过与美洲的移民贸易,波尔多的葡萄酒出现了空前的繁荣。与美洲的葡萄酒进口量相比,英国的进口量还不到10%,但酒的质量远远好于出口美洲的葡萄酒,波尔多的葡萄酒让伦敦人知道了什么才是上等的葡萄酒。在这一时期,诞生了第一瓶有瓶塞并密封良好的葡萄酒。在此之前,葡萄酒交易和运输主要依靠木桶,标准的波尔多木桶容量为225。

  十九世纪,危机和繁荣 。19世纪中期,可怕的霜霉病袭击了葡萄园,葡萄酒业发展一度延缓。1857年,人们发现了防治霜霉病的方法。在解除了霜霉病的困扰之后,葡萄酒业开始复苏并再次持续发展。著名的1855年分级,诞生了一批鼎鼎大名的猎级酒庄。后来的工业革命和葡萄酒贸易自由化进一步促进了葡萄酒商业的发展,在此之后波尔多对德国,比利时,荷兰和英国的出口量也迅速增长。在1865年到1887年,波尔多的葡萄酒发展达到了顶峰。

  二十世纪,葡萄酒立法的诞生,19世纪末20世纪初,葡萄酒面临新的危机:生产中的舞弊行为和产品价格的下滑。为了保持波尔多葡萄酒的质量和产量,政府废除了地方监控,开始起草新的原产地葡萄酒国家(1911年)。1936年成立了INAO和AOC,通过葡萄园地理条件,品种,产量,酒精度,种植方法和酿造工艺对产品进行严格控制。波尔多大约97%的葡萄酒受AOC监控。

  从1955年起,(格雷夫斯)Graves和(圣美隆)st-émilion地区相继采用了新的酒庄分级规则,而其它地区仍然沿袭1855年的分级。1956年波尔多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霜冻,葡萄园损失惨重。但灾难并没有击垮庄园主们,在勇敢的面对困难的同时,他们反而清醒的认识到波尔多的葡萄酒发展与世界葡萄酒的需求量息息相关,世界需求的增长直接影响本地葡萄酒的生产。同时,经过多个世纪的探索,酿造工艺和装瓶工艺日趋完善,葡萄酒的质量和产量也非常稳定,波尔多的整体产量常年稳定在60万吨左右。

  为了加深与外界的交流与合作,波尔多每两年举办一次世界葡萄酒博览会,届时世界名酒云集美丽宽敞的湖滨展览馆,在那里你可以免费品尝每个酒庄的顶级之作。而且波尔多葡萄酒学院拥有最著名的教授和最好的实验室,它为酒庄提供着强大的技术后盾和优秀的酿酒师,每年都有数十名酿酒师从这里走向世界的每个角落。

  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在走过几百年之后,法国的波尔多真正成为了世界葡萄酒的圣地,葡萄酒之都。

  意大利葡萄酒发展史,很难具体考证出意大利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酿造葡萄酒的,但是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时候,腓尼基人从波斯来到现在意大利南部的阿普利亚(Apulia)地区,这里已经开始种植葡萄和酿造葡萄酒了,并且葡萄酒已经作为商品广泛地进行交易。罗马建城后,城中的贵族终日饮酒作乐,葡萄酒已经成为罗马人的日常饮品,当然那个时候即便是最差的葡萄酒,也比饮水要安全。据说古代的罗马士兵们去战场时,和武器一块儿带着葡萄苗,领土扩大了就在那儿种下葡萄。这也就是从意大利向欧洲各国传播了葡萄苗和葡萄酒酿造技术的开端。

  公元1世纪之前,罗马人已经开始使用木桶(或许不是橡木)用于酒的运输、存储和陈年,罗马人使用木桶装酒贩运到当时罗马帝国的各个角落,也就是现在的法国、德国、北非、西班牙和英格兰。

  到了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意大利酒并没有象法国酒那样发出灿烂的光辉,虽然在意大利葡萄酒的产量比法国还要高,但是在很多地方他们是低档葡萄酒的代名词,被称作“洗车酒”,20世纪中期美国的意大利移民才喝那些很酸的意大利酒。意大利葡萄酒重新恢复其名誉应该在20世纪中期,目前意大利的葡萄园基本都是60~70年代重新种植的,而在这以前的葡萄园只保留了不到10%。

  另外一个值得称道的事件就是DOC制度的建立,它应该是借鉴了法国AOC制度的经验,该制度从1963年开始制定到1966年正式实施,对意大利的葡萄酒规范化产生了深远影响。当时制定的葡萄酒等级只有两个,分别是DOC和VDT,在1980年,增加了DOCG等级,在1992年又增加了IGT等级。一般的认识是,DOC和DOCG属于特定产地出产的优质葡萄酒,而另两种IGT和VDT则属于比较普通的餐酒。

  意大利是一个靴状型国家,从北边山区到南端西西里岛,共差10度纬度,全国的土地,又不离调节天气高手的山与海,使得每省有其独特的气候,天然条件非常适合葡萄生长。由于地形变化较大,各地气候不同、加之葡萄品种繁多,使意大利拥有许多风味不同、性格独特的葡萄酒。

  意大利几乎全国各地都种植葡萄和酿酒,主要的葡萄酒产区分为四大区域:意大利西北地区,东北地区,中部地区和南部地区。西北部地区的(皮埃蒙特)Piemonte有著名的意大利产区(巴巴列斯科)Barbaresco和(巴罗洛)Barolo;意大利中部则是著名的(基安蒂)Chianti酒的家乡;东北部的(威尼托)Veneto出产经济实惠但是质量优异(瓦尔波利切拉)Valpolicella,(马罗)Amarone则是当地一个已经有上千年历史的传统风格的葡萄酒;南部的西西里岛,气候炎热但是火山岩土壤富含矿物质,出产风味独特的浓烈葡萄酒。

  澳大利亚葡萄酒发展史:远在1788年,英国殖民者阿瑟?飞利浦飞船长(Captain Arthur Phillip)登陆悉尼湾(Sydney Cove)的时候,就从南美的巴西和南非的好望角地区向新大陆澳洲带来了第一批葡萄枝苗。在以后的220年中,尤其近50年间,葡萄栽培及葡萄酒酿造工业在澳洲得到了蓬勃发展。现在,澳洲每年向全球各地出口超过7.26亿升(相当于8千多万箱)的葡萄酒,价值超过24亿澳元。

  据史料记载,澳洲最早开始栽种葡萄的地方是悉尼的农场湾(Farm Cove),但由于悉尼地区气候炎热潮湿、土地贫瘠,并不太适合葡萄藤的生长,早期的移民们便开始将葡萄藤往内陆移植。19世纪初期,一个名叫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的英国殖民者在距离悉尼西南部50公里处的卡姆登庄园(Camden Park)建立了澳洲第一个商业葡萄种植园和葡萄酒酿造厂。最初种植的主要葡萄品种包括:灰皮诺(Pinot Gris)、方蒂耐(Frontignac)、古艾斯(Gouais)、维德拉(Verdelho)、卡奔内苏维昂(Cabernet Sauvignon),发展到1850年,几乎所有各州都开始新兴葡萄种植。

  古老的澳洲土地,人口稀少、地理位置偏离尘世,也由此幸运逃过了欧美巨大的工业化进程所带来的冲击和大规模疾病的侵袭。由于澳洲沿海地区土地肥沃、气候宜人,早期的葡萄种植者们将葡萄藤撒向澳洲的每个角落。东起连绵起伏的猎人谷(Hunter Valley),南至陡峭多风的伊敦山谷(Eden Valley),以及风景无比优美的杰朗乡村(Geelong),无不留下葡萄藤的倩影。据文献资料显示,澳洲第一次向大不列颠出口葡萄酒是在1822年,当时有一个叫葛雷?布莱斯莱德(Gregoy Blaxland)的殖民者向伦敦运回了136升的澳洲葡萄酒,并在皇家艺术节获取银质大奖。

  然而,19世纪中叶,一场史无前例的葡萄根瘤蚜虫疾病,毁灭性的打击了欧洲超过三分之二的葡萄种植园,以致许多著名酒庄颗粒无收。在1875年左右,澳洲也深受其害。 为了控制葡萄根瘤蚜虫疾病的传播,当时的澳洲管理者立刻实施了最为严格的检疫隔离措施,制定严格规定并限制澳洲不同葡萄种植区相关物种的商贸流动。这一措施非常成功,它有效保护了南澳葡萄种植地区--举世闻名的巴囖莎山谷(Barossa Valley),使之免遭疾病的侵袭。巴囖莎山谷为此有可能传承、拥有着世界上最为古老的葡萄树枝。

  二战之前,当时啤酒的短缺使澳洲军队和盟军美国为寻找啤酒的代饮品伤透了脑筋。因为直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澳洲人依然习惯于饮用那些被大不列颠称之为“殖民地葡萄酒”的 Port(波特)、Sherry(雪莉)等烈酒。这部分酒的销量大约是当时总销量的90%。二战之后,随着欧洲移民的大量到达,澳洲人的生活方式逐步有了变化。那些来自欧洲大陆的新移民所强调的餐饮文化,和家庭美食与品尝餐酒的习惯逐渐被澳洲社会广泛接受和推广。澳洲消费者的口味开始发生改变,人们开始偏好葡萄酒,葡萄酒的销量也随之提升起来。

  相传莫里斯?奥西(Maurice O’Shea)的父亲约翰?奥西(John O’Shea)是当时澳洲著名的葡萄酒和烈酒商人。1912年约翰死后,他的法国妻子莉奥汀(Leontine O’Shea)继承了丈夫的事业,并信守丈夫遗愿。1914年,莉奥汀安排刚满17岁的长子莫里斯去法国曼皮里尔大学(Montpellier University)学习法语,两年之后,莫里斯入学法国巴黎国立农学院(Agro Paris Tech的前身)学习葡萄栽培学和酿酒学。在法国游学期间,莫里斯不但学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葡萄栽培技术和酿酒工艺,还练就了对葡萄种植庄园有决定影响的土壤、气候和微观环境等元素评估及判断的优秀技能。

  1921年,莫里斯学成回到澳洲,他说服母亲买下了在猎人谷(Hunter Valley,Pokolbin)最为优质的超过16公顷的火山岩土地,种植上他从欧洲带回的葡萄枝,并将其命名为欢喜山(Mount Pleasant)。莫里斯在欢喜山开启了猎人谷餐酒(Table Wines)酿造事业,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可以说,Maurice O’Shea是澳洲第一个受过正统欧洲专业葡萄栽培学出身的葡萄栽培大师,同时也是澳洲第一个亲赴法国接受传统葡萄酒酿酒培训的酿酒大师。用现在的话来说,莫里斯?奥西,是真正科班出身的澳洲伟大酿酒师!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Maurice O’Shea已开始大力提倡澳洲本土葡萄酒风格的创新,他改变了当时澳洲业内刻意模仿法国品牌和不顾澳洲特有的气候、地理条件、葡萄品种等因素而盲目跟从的劣行。在品牌上,他开创了使用好友、社会名流和大不列颠皇室成员的名字来命名葡萄酒的先例。今日价廉物美的著名葡萄酒Mount Pleasant(欢喜山 )Elizabeth Semillon(伊丽莎白赛美蓉)就是其中一款广受欢迎的、以皇室成员名字命名的优质佳酿。莫里斯利用在法国学到的“混合酿制法”技术和他高超的使用橡木的技能,酿造出无数独具欢喜山特色的佳酿,并在1922年以后的全澳葡萄酒品酒比赛中连连获奖。荣誉和成就为年轻的莫里斯带来了无数的簇拥者。